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依旧春来依旧春来去——读《香南雪北词》三

发布日期:2019-10-02 20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苏幕遮》这个词牌被范仲淹写得比较豪放,因为范仲淹的《苏幕遮》被写进了教材,而那句“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”也挺有名,故此我们习惯性的将《苏幕遮》归入了豪放派常用词牌。其实《苏幕遮》很多时候是写一些忧愁柔婉的情感的。

  曲栏干,深院宇。依旧春来,依旧春来去。一片残红无着处。绿遍天涯,绿遍天涯树。

  柳花飞,萍叶聚。梅子黄时,梅子黄时雨。小令翻香词太絮。句句愁人,句句愁人语。

  大家发现,这首《苏幕遮》有大量重复的句子,这不是作者偷懒,而是一种特殊的体式,叫“堆絮体”。吴藻这首堆絮体的《苏幕遮》现在还被放在百度百科“堆絮体”词条上当例子。当然了,这个词条的最后一个例子是当代词人的,写得委实一般。当代还数孟偶(孟依依)的《苏幕遮·冬日》写得好,大家可以搜来看看。

  还是说回这首词。“曲阑干,深院宇”比较好理解,大户人家嘛。院子大回廊长,回廊长的话直着很不美,就要曲折,所以栏杆也就曲折。古人的审美中曲折幽深才是美的。

  堆絮体有一个很妙的用法就是前一句给你希望,后一句添一个字把这种希望破灭掉。依旧春来,春天像往年一样来了;然后依旧春来去,春天又像往年一样来了又走了。上句很欣喜,下句很失落,形成一种反差。

  写堆絮体的作品时候,要注意,前后两句话虽然差一个字,但是要保证前后两句话都是一个完整的句子,若是前一句因为少一个字 不成句子,或是后一个字因为多一个字逻辑不通,或者其他类似错误,那就不好了。

  春天走了花自然就落了,可是这片落花却无处安放。因为此时已经绿遍天涯,这一片落花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让作者觉得红得刺眼。绿遍天涯这两句又表现出堆絮体的另一个用法,就是先整体后部分,或反之。绿遍天涯是整体来看,而绿遍天涯树将目光聚焦在树这一种植物上,草,苔藓之类都暂时忽略。

  柳花就是柳絮,杨花柳絮是一种东西,实际上,古人认为杨柳就是一种东西,故此可以说杨花自然也可以说柳花。这两句应该就是春末夏初的景象。我觉得其实这段节气有点乱,因为梅雨明显已经进入夏天了。或许作者当时当地气候特殊吧。8月30日早晨7时许,管l家婆平特

  翻香大概是之一个叫“翻香令”的词牌,五十六字,属于小令。然后梅子黄时和句句愁人这四句又是一种堆絮体的用法,就是后面那句加一个字,是对前面内容的补充。这个描述或许不太恰当,我结合这两句说一下。

  梅子黄了的时节,补充为梅子黄时下雨的时节;每一句词句都令人忧愁,补充为每一句词句都是令人忧愁的语言。总之堆絮体更多奇妙用法等待大家发掘。

  一家终日楼中住,千株万株华绕。借月传神,团香入指,点笔嫩寒春晓。鸥波梦悄,正写出双身,索来双笑。如水瑶台,问君修得几生到。

  和云低覆纸帐,看床头卷轴,深护多少。玉茗清才,缟衣仙侣,完美国际,蛾绿两弯刚扫。重商画稿,记东阁吟馀,西湖吹老。解事雏鬟,并棲怜翠鸟。

  以上仅是个人理解,如有错误还望多多包涵,若肯帮我指出,不胜感激。诸位不妨把自己知道的才女告诉我,大家一起赏读一下~



上一篇:锐意进取、开拓创新、无私奉献、司法为民的司法行政工作者和法律 下一篇:一切依旧诗词